彭城艺术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解小青:对汉字与书法的思考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9 15:3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
对汉字与书法的思考



文/解小青


        我国古代先民造字,最初来自对自然物象的摄取和表现,“画成其物,随体诘诎”是成字之源,“象形”奠定了汉字的基本思维方式。《系辞·上》曰:“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形容,象其物宜,故谓之象。”所象之物,或有形,或无形,故有虚实之分。书法离不开汉字。实中含虚,虚由实生,不仅表明汉字初创时象形思维中蕴含的理性思维,而且也与书写法则和审美观念相通。

        字象蕴含博大精深,汉字书写具有理性之美。可是,对于初学写字的小孩子来讲,几乎谈不上理解,有的大概只是书写的模仿力。五六岁时,我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习字,他写样子,让我照着写。每天十个字,一个字十遍,写满一张为止。由于不理解,所以我每一动笔,父亲就在旁边不停地指挥:“高一点”“靠近点”“要长”“往右”……笔在我的手里,忙的却是父亲。现在想来,日复一日、单纯投入的这份童子功,是父亲给我一生受用的福分。

        从小时候被动地听指令习字书写到学会有意识地琢磨调整字的结构,我逐渐理解了进退、揖让、承载、避就等结构规则,懂得了“笔法生字法”的道理,粗细、俯仰、向背等笔画变化也与字的结构直接相关。如同绘画一样,没有一种颜色不好,关键在于怎样搭配;书写也是一样,没有一个笔画不好,关键在于相互间的衬搭和补救。可以说,每一个笔道、每一个字形都是“活”的,逢山开路、遇水造桥,所以各家各体、触遇生变、常写常新。

        上了大学读中文系,开始学习古代文学、古代汉语。读研究生时专业是先秦两汉文学,导师考虑我从小练习毛笔字,特地单请老师为我讲授了一年古文字学。从《说文》部首到释读甲骨、金文,尝到了“认字”“写字”之外“研究字”的乐趣。当然最大的飞跃还是跟随欧阳中石先生攻读书法博士以后,自己对汉字以及书写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,奠定了以后我在首师大以“汉字与书法”为方向授课和招生的基础。

        我国的书法艺术发展和汉字字体演变是连在一起的。尽管汉字的象形痕迹在演变过程中逐渐淡化甚至消失,但是今天仍然有很多字在楷、隶、行、草书的书写中保留着篆书遗意,从小篆溯源甲骨、金文的初始字象、字义,不仅能帮助我们正确写字,而且能系统认知汉字,对于一些碑别字的写法亦能辨知渊源。随着字体形态趋于定型,书写的用笔方法也被总结出一套规律。书法之所以称“法”,即“书”之“法”,表达出重视笔法的特征。精深的笔法是古今书家追求的目标,复活“晋法”曾是多少人的理想。历代书家重视“写”的意趣,强调“下笔有由”,评价书作更是以“得笔”与否作为重要标准。

        今天的书法已经脱离了实用功能,加之现在人的思考已经变成专往想不到的地方去想,所以对书写以外的东西,我们思考得越来越多。书法是什么?书法能是什么?书法应该是什么?书法作品的演变从最初的实际应用到现在的精神角色,无论从创作者还是审美者角度,都有理性的思考作用。理性不主导对现实的探索,但成全了探索的更无所畏惧,在这个转化过程中,理性其实也是一种被现实考验的对象。从字象到字义、从笔画到空间、从碑刻到书写、从临摹到变通……理性与模糊性的共性思维贯穿其中。一旦模糊的东西被理性明确固定化了的时候,是一种认识的提升和理论的形成,但也会斩断其多元的触角,失去内含的浓郁。也许正是在这种二难的解读与维系中,成就了汉字和书写以及书法理论的多样发展,使之成为一门进展中的学科。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 |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免责声明 | 广告联系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我们 | 网站投稿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彭城艺术网

( 工信部备案号:苏ICP备11054331号-1 )

苏公网安备 32031202000102号

版权所有 彭城艺术网 X3.2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